注冊

身處僅剩2人的僵尸基金,我每天仍在找項目

2021-03-17 10:12:01 投中網 

在公司唯一的會議室中,空蕩蕩的桌子上散落著幾頁“基金介紹”的A4紙,尹林和合伙人相視無言。

作為一家中小基金的GP,尹林自2019年末起就已開啟“瘋狂募資”模式:這一年多,他將自家的基金推薦給了微信通訊錄上近1000個有出資能力的機構及個人,并馬不停蹄地去往全國各地,拜訪著每一個能夠搭得上線的引導基金。

但是,轉眼到了2021年,尹林的基金仍無資金入賬,早已淪為僵尸基金。他和合伙人,也成為了機構僅剩的兩名員工。

“沒錢了,也沒人了,我們還要繼續看項目嗎?”自募資起,這個問題已經被尹林拋出無數次,但得到的答案都是“要”。

尹林對投中網解釋稱,隨著人民幣基金LP對于底層資產的日益看重,盲池基金(基金池中沒有儲備項目便走向市場進行募資的基金)愈發難募。

“我們的基金本就沒有名氣,募資困難,如果再沒有儲備項目,LP就更不愿意和我們聊了!币主鋈。

GP進退兩難:沒項目募不到錢,好項目禁不起“儲備”

尹林的募資經歷并非個案。

“我們對于‘盲池基金難募’現象的感受是非常真切的!毙清Y本創始合伙人楊歌對投中網表示,“對于做VC的人而言,這是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情!

醫療專項基金合伙人黎濛正身處于這樣“啼笑皆非”的尷尬之中。

“沒有儲備項目的話,我們拿不到LP的錢。但是,如果LP捫心自問,現在哪個好項目禁得起‘儲備’?”黎濛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2020年起,醫療賽道“急速搶項目”的風潮,催生了項目估值的火速攀升。

“目前,醫療賽道的項目估值顯著上漲,且交割時間明顯縮短,碰到好項目一定要搶。即便是頭部機構,投資的節奏也不能像過去,很多企業甚至給不了機構盡調、走訪、行業研究的時間!崩铦鲗ν吨芯W表示,“更談何儲備?”

因此,中小機構便在無形之中陷入了惡性循環。

“我們現在就是這樣,好項目越來越追不上,好LP越來越不理會,”黎濛稱,“儲備項目也在漸漸淪為形式主義,LP深知最熱門的好項目我們最終一定投不進去!

楊歌則不似黎濛那般悲觀。

“在一些熱門行業,部分頭部基金已然形成護城河壁壘,并在其中對于更加鐘愛的某一些項目或某一個體項目進行重倉,這確實會導致一些賽道的投放效應加劇!睏罡韪嬖V投中網,“但是,這在市場中仍是一個局部現象!

楊歌相信,頭部效應一直存在,但其通常存在于傳統行業,或者說是已經建設起壁壘的行業。對于一些新生產業,比如年輕消費者驅動的新文化(300336,股吧)消費,此類賽道很難在短時間內形成頭部效應,中小基金仍有機會拿到好項目,向LP證明自身的實力。

“作為GP,抱怨是沒有用的!敝僚R資本創始人姜皓天對投中網表示,“只有根據市場的情況做出彈性的調整,GP才能更好地生存!

LP放棄短視:不投盲池基金,則永遠投不到最好的GP

作為管理過多年雙幣基金的GP,姜皓天直言,如果LP抱著不投盲池基金的心態,則永遠投不到最好的GP。

全球布局的市場化母基金盛景嘉成創始合伙人劉昊飛同樣認為,根據GP的儲備項目或已投項目去判斷是否應該出手其實是一個很短視的行為,“這就好比,我們LP不可能在基金的項目都已經快投完時再進場,這沒什么意義!

“一直以來,美元LP投資的都是盲池基金,因為他們長期關注的就是GP的專業能力、組織體系、決策體系等!苯┨旄嬖V投中網,“正是因為出資是源于對‘人’長期的信任,美元LP對于GP的投資更偏長線,通常兩三期起投,忠誠度也一向較高!

那么,在如今的人民幣基金市場,盲池基金究竟因何愈發難募?

劉昊飛對投中網分析稱,一方面,市場周期在加劇GP的分化;另一方面,資本狂潮階段,市場涌入了過多并無經驗的LP及GP,這些機構及個人的整體專業度偏低。當市場趨于冷靜,投資困境逐一顯現,非專業LP及GP開始“縮手縮腳”,為自己尋求相對安全的生存策略。

換言之,對于“盲池基金難募”的現象,“非專業”的GP和LP雙方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GP端,一些GP過往的過度投機和不合規操作導致讓LP對于市場的信心度不足。長期以來,中國資本市場健康的投資生態并沒有得到完善的建立。

因此,在當下,若GP尚未能向LP證明自己的能力(如尚未穿越足夠長的周期或尚未取得過亮眼的業績),LP會對其投資策略表示質疑,需要“儲備項目”來拖底。

在LP端,有些不夠專業的LP則相信“錢是萬能的”,因此經常對底層資產過度干涉。

姜皓天直言,“LP認定自己對于項目的判斷甚至超越了GP,這個邏輯本身就是錯的。在任何時候,人都不該用自己的業余愛好去挑戰別人的專業!

“一般來說,把儲備項目作為重要判斷依據的LP大多不夠專業,或是沒有太多經驗,他們會想當然地認為看到項目會比較安全!眲㈥伙w表示,如今把盲池基金拒之門外的LP其實沒有抓住本質。LP投資的應該是GP的核心能力,這并不取決于他當下抓住了幾個儲備項目。

對于LP所看重的“GP的核心能力”,姜皓天認為,其可體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GP的核心能力應該是體現在可持續證明的投資能力,即能夠投到好項目,并從項目上賺到大錢,這也是作為GP最基本的一項能力。這里最難的其實是“可持續”,因而也就引出了另外兩點。

其次,GP應具有主動的價值貢獻能力,以及專業的管理投資組合的能力。主動的價值貢獻能力通俗的說就是能領投、拿董事席位、積極主動地服務和影響企業家,很多人民幣基金相比美元基金這方面是很大的差距。

專業的管理投資組合的能力經常被LP忽視,但是,“投過幾十個項目的LP就會明白這中間的‘坑’——股權投資通常是持有好幾年的長期投資,對企業的監控、幫助、分析、報告、及時干預、主動退出,都與投資回報息息相關,有無深厚經驗結果會大相徑庭!苯┨焯岬,這中間對LP的更大挑戰是LP幾乎無法組建和維持一流的團隊,最好的人才總是會流向GP。如果沒有團隊,“個體戶”戰勝機構則完全是天方夜譚。

最后,GP應具有長期可靠的投資策略、清晰的投資邏輯和方法論,以及可傳承的合伙人文化。這些往往是美元LP最關注,而人民幣LP經常忽視的東西。說到底LP也是需要穿越周期后才能更明白、更成熟。

盲池基金不會消失,消失的是非專業的LP和GP

在具備核心能力的基礎上,楊歌認為,在當下的市場環境下,GP應該做好兩件事。

一是順勢而為!白鳛镚P,不管我們所在的市場發生怎樣的變化,我們都應該想辦法去適應這個市場,這個是一個基礎。我們不能用過度理想化的方法去做事情!睏罡璞硎。

二是發揮優勢。楊歌相信,每一個GP都應做出自己基金的優勢,要通過歷史業績證明自己的表現有能力在任何環境中站在市場的制高點,并借助優勢,維護住足夠多的資源。

當市場逐步規范后,劉昊飛相信,LP理應把錢投給GP的能力,而非儲備項目。如此,“盲池基金”的存在便充分合理。

但是,LP與GP之間信任的構筑不會一蹴而就。要知道,歷史總是在重復上演。

十幾年前的二級市場,中國初代“富人”更偏好個人炒股,對于“基金經理”并不足夠信任,想當然地認為自己“有錢”、“有消息”就可以在資本市場賺到盆滿缽滿。

十幾年后的今天,經歷過數次周期并在實踐中收獲教訓的諸多“富人”開始愿意為“專業”買單,張坤、劉格菘等“千億頂流網紅”被追捧的同時,中國二級市場也在日益規范。

如今的一級市場又何嘗不是如此:終有一天,LP和GP將各司其職,“專業性”的意義將得到最大化彰顯。

實際上,2021年,資本狂潮階段殘留的“全民GP”、“全民LP”風氣已然在被洗刷,“盲池基金退場”則是資本市場迭代前的一曲前奏。

最終,市場上消失的絕不會是“盲池基金”的存在形式,而是一批非專業的LP和GP。

正如姜皓天所述,此次“盲池基金難募”現象淘汰的大部分是那些抱有“套利”思維的人,即想要在市場通過搭順風車等捷徑“撈快錢”的投機者,“這些人的退場,難道不是理所當然嗎?”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尹林、黎濛為化名)

(責任編輯:冉笑宇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中文字幕人成乱码在线观看,亚洲中文字幕人成乱码,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